寫完文章兩天後深夜,剛好遇到彼得。

 彼: 我在看你的台
 凱:好巧,正要叫你看
 彼:像中了一槍
 凱:怎說
 彼:更巧的是 昨晚 剛好做了一件事
 凱:什麼事
 彼:我有一堆過去式的情書 讓某個人知道後 解決了我一部分的苦腦
 彼:四年了喔 終於都說了
 凱:喔,那,還真巧
 彼:昨晚像是重新戀愛似的
 凱:像解決掉多年的宿便吧,清腸 身體就輕盈了起來 哈哈哈
 彼:酒精
 凱:酒後吐真言阿
 彼:大概是這樣
 凱:不過我想我的文章幫不了你什麼
 彼:不會 我很高興有人寫東西給我
 凱:哎哎,春天阿
 彼:我需要一些文字阿,聲音啊,體溫之類的東西
 凱:你還是很貪心阿


後來我逼彼得來回留言,本來他說要寫一篇什麼,隔天我看到留言。他原先要寫的什麼,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了,就當作是這個什麼吧。


*

姓名:彼德
E-mail:@關於情書或者春天 


幾天前就開始翻箱倒櫃找一首歌,Spring can really hang you up the most,心裡意識到春天來了,雖然,這裡的天氣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讀到你的文字之前,我把堆積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過去式的情書,用說的方式,告訴A。

A笑,她說,"一直以來,我都知道\"我有一種很溫暖的挫折感,我以為我都掩藏得很好呢。

我說:"當時我的選擇是,為了能夠可以跟你維持一種更持久的關係,我放棄愛你。"

她一直笑而不語,低頭讀著自己的星座命盤,告訴我所不知道的她,是怎樣的,原來,我也都早就知道。

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杯紅酒,我整個人處於一種異常放鬆的狀態裡,我告訴她我好像比較快樂了。

L說過,我心裡最柔軟的部分,只有她可以不費力就到達,像貓兒總是能夠找到前往花園的秘密通道,雖然,我們都不喜歡貓。L還叫我不要再見她了,不然我經營的一個安穩人生又要動盪不安,像當年。

我都知道。

我們還是會再見的,你看,隔了兩年,換電話號碼搬家更改活動範圍改變生活方式,還是不期而遇,一點疏離感都沒有。

但我們是永遠不會在一起了,不遺憾,可是有一點傷感。

嗯,我的憂鬱症,如果有的話,只有完全離開這個地方一段長時間才是最好的偏方,我缺乏勇氣呢,暫時這樣子吧,反正不痛。

算是回應。

-- 2003-03-17 03:06:36 --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carol 的頭像
thecarol

旅人狂歡節│Traveller's Carnival

thecar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